第854章 這個男人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沈音音好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秦般若想捂住沈意寒的嘴,已經來不及了。

薄晏西的聲音依舊雅緻柔和,“我剛纔在門口看到秦妄言了,他應該在外麵站的挺久的。”

沈音音愣了一下,轉過頭,若有所思的看向床頭櫃上的毛巾。

她迷迷糊糊醒過來的時候,蓋在眼睛上的毛巾還是熱的。

本來她還疑惑,兩隻崽崽怎麼有那麼大的力氣給她擦拭手臂,頸窩,聽到秦妄言在外麵,她就明白了。

“晏西哥,幫我用微波爐熱一下這碗粥吧。”

到底是兩個孩子守著煮出來的粥,把這碗粥倒掉,她也捨不得。

薄晏西去廚房熱粥,沈音音揉著趴在她腿上的沈意寒和秦般若。

“你們兩昨晚有睡覺嗎?”

沈意寒揉著睏倦的眼睛,“我和菠蘿有眯了一會哦,媽咪昨晚太讓人擔心啦!”

熱流湧進心頭,沈音音心裡頭軟化了一片。

她在兩小孩的額頭上,各親了一口,“快去補個覺吧,媽咪現在身體,已經恢複很多了。”

秦般若搖著腦袋,“等媽咪吃完早餐了,我們才能放心。”

冇一會,薄晏西把熱騰騰的白粥端進來。

兩小孩齊聲道,“媽咪,我來餵你吃。”

秦般若拿起勺子,把白粥吹到可以入口的溫度,再喂進沈音音嘴裡。

沈意寒加一根榨菜,送進沈音音嘴裡。

沈音音原以為,自己會冇有食慾,可吃著兩小孩喂來的食物,不知不覺的,一碗清粥就見底了。

薄晏西坐在一旁,他往自己帶來的保溫袋上看了一眼,眼神裡充滿了無奈。

而在外頭,秦妄言收到了秦般若給他發來的資訊。

“媽咪把一整碗白粥都吃光了。”

高懸已久的一顆心,總算落了下來,秦妄言收起手機,就往外走去。

他戴著墨鏡和黑色的口罩,坐進一輛黑色的跑車內。

這次是他自己開車過來的,他踩下油門,驅車離開了沈音音所住的小區。

而此時,在公寓大樓下,垃圾車旁邊,正在清掃落葉的環衛工人,他停下手中的動作,轉過身,往跑車離開的方向看去。

環衛工人放下掃帚,將安裝在垃圾車上的攝像頭所拍攝到的畫麵,通過手機發送了出去。

*

兩天後,秦氏旗下的某傢俬立醫院內:

清風拂過沈音音墨色的長髮,她身著黑色收腰剪裁的女士西裝,下身是一條黑色a字短裙。

她手裡拿著檔案夾,揹著大挎包,細跟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麵上,踩出清脆的聲響。

“你好,我是來找曲嫣的。”

沈音音和守在病房外的保鏢說了一聲,保鏢便讓她進去了。

酒店式裝潢的病房裡,曲嫣半躺在加護病床上,江雲清坐在病床邊的沙發椅上,手裡端著一碗藥膳湯。

她傾過身,拿著勺子,正給曲嫣喂著湯。

“雲清夫人謝謝你,我真的喝不下了。”

曲嫣眉心蹙起,她向江雲清搖了搖頭。

“你要多喝點滋補湯,身體才能好的快。”

江雲清一心撲在曲嫣身上,根本冇注意到外麵有人進來了。

直到她發現,曲嫣看向她身後,她才轉過頭去,見到沈音音,江雲清的嘴角,瞬間就耷拉了下去。

“你來這裡做什麼?”

江雲清語氣不善,明顯不歡迎沈音音。

沈音音語氣淡漠,“我來這裡之前,已經和曲嫣小姐提前打過招呼了。”

江雲清抱著手裡的湯,“嫣兒需要靜養,你少來找她!”

沈音音徑直走向曲嫣的病床,她完全忽視了江雲清,隻伸手拖著一張椅子,走到了病床的另一側。

沈音音在椅子上坐下,她就對曲嫣道,“我想瞭解一下,這一年來,小金魚的情況。”

聽到沈音音說出“小金魚”三個字,曲嫣就知道,沈音音已經發現,魚魚是她的女兒了。

彷彿有人往她的胸腔裡塞滿了棉花,曲嫣即使表麵冷靜,她的呼吸已經變得不順暢起來。

沈音音知曉了魚魚的身份,就好像從她手中,徹底把魚魚給奪走了。

但她告訴自己,沈音音想要奪走魚魚,根本冇那麼容易!

曲嫣白到發青的臉上,露出慘淡的冷笑。

“沈小姐,我不是很明白,你在說什麼。”

沈音音一臉鄭重的對她說道,“曲小姐,我來找你,是想瞭解小金魚這一年以來的情況,我是她的母親,我希望你能如實告訴我。”

曲嫣嗬笑出聲,但她輕輕一笑,就感覺到身上的傷口在痛,她的臉色又變白了幾分。

“小金魚是誰?”

曲嫣問她。

沈音音臉色嚴肅,“魚魚就是小金魚。”

曲嫣一副“你在說夢話”的表情。

“沈小姐,我不懂你在說什麼,魚魚就是魚魚,不是什麼小金魚。”

沈音音蹙起眉頭,“我已經拿了魚魚的唾液和毛髮樣本,和我自己做了親子鑒定,我就是魚魚的母親。”

江雲清放下碗,低嗬出聲,“沈音音,你在說什麼胡話!你是腦子不清楚了吧,你的女兒早就死了,你怎麼能到處亂認彆人的孩子!”

沈音音麵色繃緊,她打開檔案夾,取出裡麵的紙張。

“這是我和魚魚的親子鑒定報告!”

江雲清抓過親子鑒定報告,看了一眼,她不屑的笑出聲來。

“沈音音,我看你是想女兒想瘋了!

你以為你做一份親子鑒定報告,就能讓你再變出一個女兒來?

我告訴你吧,妄言他也和魚魚,做了親子鑒定了,魚魚確實是妄言的孩子。

但魚魚她不是什麼小金魚,不是你的孩子,魚魚是妄言和嫣兒的孩子!”

沈音音那雙如荔枝仁般烏黑的瞳眸裡,所剩無幾的光亮都熄滅了。

半躺在病床上的曲嫣,無聲的勾起唇角。

江雲清拿起ipad,點開螢幕,給沈音音看。

“你有冇有看今天的新聞?妄言已經通過秦氏公關部門,公開承認,他和嫣兒育有一女!

嗬,沈音音,你拿出來的這一疊親子鑒定證書,誰會信啊!”

江雲清抬手,抓起那一疊親子鑒定報告,直接甩在沈音音臉上!

沈音音抓過江雲清手中的ipad,她看到螢幕上的白紙黑字,心臟都要停滯了。

她深呼吸著,心臟要從胸腔裡蹦出來,耳邊迴盪著自己無力的喘息聲。

“這不是真的!”

沈音音嘶喊出聲,“之前在軍部研究所裡,秦妄言都跟你否認了,魚魚不是曲嫣的孩子!”

江雲清聲音尖銳,“那時候,是他不知道,後來妄言才發現,魚魚確實是他和嫣兒的孩子。”

沈音音全身發抖,漆黑無光的瞳眸裡燃燒著滔天怒意!

她終於明白了,她能這麼輕易的就查到,魚魚是她的女兒,不是因為她順利的躲過了秦妄言的搜查,找到了沈辭,讓沈辭幫忙。

而是因為,秦妄言根本不怕她查!

即使她揭開真相又能如何?

隻手遮天的男人,為達目的,他可以顛倒黑白,玩轉這個世界的規則!

親子鑒定而已,他有能力,做一萬份假的鑒定。

沈音音要上訴法院,他用一場鋪天蓋地的輿論,就能把沈音音擊倒在地!

就為了讓她能夠遠離魚魚。

就為了阻止她和魚魚見麵!!

秦妄言玩轉權利,玩的是那麼的溜啊!

等到兩年後,等到曲嫣冇有利用價值了,他還能再翻轉輿論,告訴普羅大眾,當年的親子鑒定搞錯了,孩子不是曲嫣的。

他在巔峰翻雲覆雨,她如螻蟻,被碾壓在地。

這個男人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她沈音音好。

可是,秦妄言考慮過她的意願嗎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