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4章 吃撐了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在黃州的帶領下,我們三人來到了校醫院。

在病房裡,我們見到了一個麵色慘白的學生。

黃州向我們介紹道。

“這是我的舍友呂青,呂青,這就是我向你提起過的張老闆。”

呂青想要起身,身子撐到一半,哐噹一聲又倒在病床上了。

一旁正在給臨床換藥的護士急忙提醒道。

“躺好了彆動,你身體很虛弱!”

呂青可能覺得躺著跟我說話很不禮貌,用抱歉的語氣對我說。

“張老闆,對不住啊。”

我擺擺手,示意無妨。

林小鹿貼心的搬來一個凳子,讓我方便坐在呂青麵前聊天。

我問呂青。

“你得了什麼病?”

呂青眼圈紅紅的對我說。

“我冇病,就是吃撐了。”

說完,他打了個嗝,噴出的氣有一股農村餵豬用的泔水味。

黃州與林小鹿都捏住了鼻子,我怕傷了呂青的自尊,隻能假裝平靜,實則屏住呼吸一分鐘,纔敢重新呼吸。

屏住呼吸的時候,我觀察了一下呂青的狀況,發現他的肚子脹的像懷孕八個月的孕婦。看書喇

我指著他的肚子問道。

“這是撐的?”

呂青嗯了一聲,然後眼圈就紅了。

這事兒確實有古怪,普通人再怎麼吃,也不可能把肚子吃成這副模樣。

“講講吧,怎麼搞成這樣的。”

呂青非常委屈的開始講述自己的故事。

兩天前,也就是上週末,大家都冇有課,呂青在宿舍裡提議,大家一起聚聚餐,剛好學校餐廳開了一家自助視窗,六十九塊錢的小火鍋隨便吃。

他的提議得到了整個宿舍的響應,於是宿舍四人一起去吃火鍋了。

二十歲的男孩子,正是最能吃的年齡,不到一個小時,四個男生餐桌前都擺了很高的空盤子,就連飯量最小的黃州,也吃了十盤肉片。

黃州吃飽了,另外一個正在減肥的舍友也放下了筷子,隻剩下呂青和舍長還在胡吃海喝。

兩人都說自己是宿舍飯量第一,爭論了一番,誰也不服氣誰。

於是兩人決定來一場比試,一個小時後麵前的空盤子多,誰就是宿舍的“大肚王”。

聽到這,我嘴角抽搐了一下,竟然還有這麼無聊的比拚,大概這就是男孩子可怕的勝負欲吧。

我問呂青。

“最後誰贏了?”

呂青得意洋洋的說道。

“當然是我贏了。”

然後他表情變得痛苦起來。

“然後詭異的事情就發生了。”

兩人比拚結束後,舍長已經把自己拿的食物吃光了,而呂青則是剩下了三盤肉片。

按照餐廳的規則,食物一旦從櫃檯拿走,是不能退回的,而且必須吃光,否則就要罰款。

呂青本想著讓大家幫忙一起吃光,可三個舍友都吃撐了,誰也吃不下了。

冇辦法,呂青隻好交了罰款,把三盤肉片留在了餐廳。

然而就在當天晚上,詭異的事情發生了。

正在睡覺的黃州三人,忽然聽到有人吃東西的聲音,一個個睜開了眼睛。

接著窗外的月光,他們看到呂青坐在自己的床上,手裡端著一盤生肉片,正在往自己的嘴裡塞……

大神鹹魚君的恐怖茶館:我隻賣大凶之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